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异界海盗王 第一百八十五章 公主的决断 下

发布时间:2020-01-16 17:57:22

异界海盗王 第一百八十五章 公主的决断 下

第一百八十五章公主的决断(下)

安吉尔在科克的这个团体里面出现,是一种必然,也是一种异数,同样的利益追求和一开始就捆绑在一起的政治立场,这让安吉尔必然而然的登上科克的这条船,而她初来乍到而且又是他国公主的身份,这让这个团体的臣子们都有些或多或少的对她有些排斥。

换了寻常人,在这么些位高权重的将军大臣们的逼视下,只怕早就浑身发抖,一句话也説不出来了。

可安吉尔不是寻常人,这是一个在斗争最残酷最黑暗的皇宫中长大的女人。

否则,一个刚刚来到势力集团举目无亲的女人,就敢这样当着众人的面发出轻蔑的笑声,她不脑残,那谁脑残?

可如果安吉尔真这么脑残,她能活到现在?

科克深吸了一口气,声音透着一股深藏的怒意:“你有什么意见?尊敬的安吉尔殿下?”

科克説得很慢,几乎是一个字接一个字从牙缝里面蹦出来的。

安吉尔一直坐在会议室的长桌外围,她见科克指名diǎn姓的问她,也不客气,顿时便站了起来,施施然来到一副高悬着的地图面前,对一旁的夏尔德微微一笑,伸出自己雪白的手掌:“可以吗?”。

安吉尔这一微笑,真有勾魂夺魄的威力,这一屋子本来怒气冲冲的权贵们见到这倾国倾城的一笑,顿时火气就下降了一半。

夏尔德愣了一下,他看向安吉尔那张绝美而且极富魅力特diǎn的脸庞,顿时有些口干舌燥,不敢与她对视,将手中的马鞭交了出去。

安吉尔接过马鞭,优雅的对他diǎn了diǎn头,拎了拎裙子,又对一屋子跺一跺脚能让加尔西亚乱颤的权贵们diǎn头笑了笑。

自古以来无论哪个世界哪个国家,总有些个女人,她们展露一次笑容的时候,便足以倾一城,当她们再次展露笑容的时候,便足以倾一国!

男人天生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强烈的****在绝大多数的时候支配着他们的行动和思考,哪怕在眼下这个关键的时候也不例外,一屋子权贵们看着安吉尔这个美艳而又优雅高贵的女人,一个个沉默不语,呼吸粗重,刚才累积的怒火在安吉尔的这两个笑容中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

储君科克虽然有时候很容易被安吉尔和唐杰的事情弄得虚火上升,怒不可遏,但是每每最快冷静下来的,便是这个在皇宫中当储君当了几十年的皇子。

科克看着安吉尔,又看了看一屋子男人的眼光,心中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间升起一个念头:红颜祸水!

女人长得漂亮,这是一件好事,可如果她长得太漂亮,这就不一定是好事了!

他这里正想着,安吉尔手持着马鞭,站在两米多高的地图前,突然间神色一凛,她举起手中的皮鞭,在庞德大陆的地图上用红笔标出的势力分布线上面游走了一圈:“先生们,你们刚才就一直在讨论,哪一块版图又归顺了费尔南德斯,哪一块地方又倒向了我们,对么?”

面对这样一句废话,一屋子权贵们却没有引起多少愤怒的嗤笑,只是有人在当中不冷不热的説道:“公主殿下刚才不是在笑我们的这些讨论来着?为什么还问我们?”

安吉尔微微一笑:“不错,我是笑了,我只是在笑你们竟然把皇帝陛下苏醒当成了一个绝好的消息……”

“混账!胆敢对皇帝陛下不敬!”一名年长的贵族低声呵斥道。

安吉尔丝毫不以为意,她眼睛瞄了这名贵族一眼,淡淡的説道:“哦,是亨特侯爵,那难怪了,您当年二十岁的时候还曾经和皇帝陛下一起接受过宫廷老师的教诲来着,那时候您可是风华正茂,是皇帝陛下最宠信的人啊,真是羡慕!可现在,皇帝陛下对您的宠信已经大不如前了,您有多久没有和皇帝陛下説过话了?我想想,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有七年了吧?怎么您还记得帮他説话?”

亨特有些诧异,这个女人怎么会对他了解得那么清楚,他一双浑浊昏黄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安吉尔,却没有再説什么。

他没有説话,旁边的人却觉得安吉尔这番话説得越发的过分,既不尊敬皇帝也不尊敬眼前的老侯爵,当下便有一个中年人沉声教训安吉尔道:“公主殿下,这就是你们法尔科帝国的礼仪吗?”。

安吉尔转过头,看了看説话的中年男人,她微笑着説道:“啊,是伊博达拉将军啊,一直就听説您是一名勇武的将军,您脸上的刀疤果然威风凛凛,听説那是和北大陆的狂暴兽人战斗时留下的勋章?啊,真是让人敬仰!不过,您刚才问我的礼仪?呵呵,您真是有心了,不过我现在既然是在庞德帝国,为什么还要刻意的去提法尔科帝国呢?”

安吉尔话中有话的説着,她如数家珍的将这一屋子的权贵认了出来,又十分熟悉他们的往事,言辞中又带着捧,还带着刺,优雅的语调中还带着一股不客气的矜持之意,最让储君科克刮目相看的是,本来其他贵族们眼中还有一些不服气的神色,可安吉尔最后一句话説出来,顿时让其他跃跃欲试来给安吉尔挑刺儿的贵族们安静了下来。

现在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还分什么法尔科和庞德?

安吉尔目光流转,扫视了众人一眼,见他们不再説话,自己微微一笑,继续説道:“我笑,当然有我的道理。既然你们一定要认为我是一个来自法尔科帝国的外人,那么我这个旁观者清的外人就来説一diǎn我的看法。”

安吉尔手中的马鞭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一diǎn,落diǎn正是加尔西亚,説了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在我看来,皇帝陛下如果现在就死去的话,倒才是真正的好消息!”

众人哗然!

屋子里面的权贵们顿时开了锅,有大声痛骂的,有严厉指责的,有冷笑连连的,同样也有若有所思的。

安吉尔看着这一屋子人,她并不説话,目光锐利,炯炯如炬,在每一个人脸上扫过去,仿佛是在仔细观察着每一个人的不同反应,然后深深的记在心里。

科克有些惊讶于安吉尔刚才的话,但是他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很快便明白安吉尔这句话所能体现到的作用,不由得惊叹激赏。

一来,安吉尔一针见血的指出眼下最关键的关键diǎn:皇帝陛下还没有举行让位大典,他一天没有将皇位让给储君科克,局面就一天不稳定,因为储君这个位置是皇帝立的,他随时都可以废掉,谁説最后几天克里扎十六世不会突然间废掉科克?

虽然説可能性不大,但是政治斗争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不能赌万一,不能侥幸。

再往深里面想想,如果费尔南德斯在这个时候控制住了皇帝陛下,让他改变主意了呢?

虽然这个可能性也不大,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一切不利的局面都要预想得到!

二来,安吉尔这样一説,顿时就能清楚的看见这一屋子人里面各自的真心,虽説这些人都是皇宫中城府深沉的老油条了,这一番姿态有做作之嫌,可不管怎样演戏,有时候细心的观察总能够看出一些端倪的。

想到这些,储君科克看向安吉尔的目光顿时就变了,这个女人,不简单!

直到储君科克举起了手,房间里面吵吵嚷嚷的众人安静了一diǎn,安吉尔才继续微微一笑,説道:“先生们,你们忠君爱国的心思,真是让安吉尔大开眼界,深表佩服。可是现在,我们必须要看清楚的是,我们的生死都攥在皇帝陛下的手中,而他活不了多久了,等他死了以后,如果找个攒着我们生命的皇帝陛下不是我们眼前坐着的这一位,而是另外一位……”

安吉尔目光逼人的一个挨一个的盯着一屋子的男人们:“……你们怎么办?”

安吉尔的目光锐利得可怕,纵使是这些宦海沉浮的权贵们也一时间不自觉的避开,不敢和她对视。

沉默,这一屋子如同坟墓一般的沉默。

如果熟悉安吉尔的克里斯蒂娜在这里看见了她,一定会万分的感慨,根本不敢把眼前这个浑身充满了杀伐之气的女人和那个在角斗场又叫又哭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科克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安吉尔,心中思如电转:这个女人太聪明了,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更让人敬畏的是,为了她想要的东西,她总能不顾一切的去争,去夺!

为了保住唐杰的性命,她不惜自我毁灭的来找自己谈条件;在角斗结束唐杰活下来之后,她又立刻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投入到了这场如同漩涡绞肉机一般的权势争斗当中来,去为自己的权势地位去争,去夺!

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的身上有一种只有极少数人才有的东西,能够压得住场的皇族之气!

安吉尔目光盯着众人看了好一阵之后,她才缓缓的一笑,手中的马鞭再一次在地图上指diǎn了起来:“你们局限于一城一地的得失,总是在想:一旦政变爆发,一旦双方的力量展开冲突,敌我双方之间的力量对比差距到底有多少……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把战争拖到那个时候呢?为什么我们不在加尔西亚就解决一切?而一定要让冲突扩散到整个帝国?”

“哧……”权贵中有人发出一声嗤笑。

旁边的夏尔德彬彬有礼的在一旁説道:“尊敬的安吉尔殿下,能容许我説两句吗?”。

安吉尔像是料到有人会説话一般,对他diǎn了diǎn头。

夏尔德欠了欠身,施了一礼,然后説道:“我的殿下,您刚到加尔西亚来,有些事情您也许不清楚。费尔南德斯殿下一直喜欢罗各种强者,经营自己的势力,在他的手下,强者不计其数,其中就包括一名能够使用空间传送术的魔法师。一旦他政变失败,那么他可以通过空间传送术,瞬间逃离帝都,去一个我们根本不知道在哪里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无论输赢,费尔南德斯如果想从帝都逃脱都是极其轻松的而且是必然的?”安吉尔反问。

夏尔德叹了口气:“是这样,我的殿下。”

“那我们没有能够精通时空传送的魔法师吗?”。安吉尔问道“让他们通过空气中的魔力波动,找出传送diǎn,摸过去,在传送diǎn等着他们!”

夏尔德苦笑着摇了摇头:“早就试过了,狡兔三窟,没用的,我们的魔法师説,这种传送diǎn在帝国之内多达数百个,根本不可能一一安排人手。而且,费尔南德斯就算不用空间传送逃走,他也可以选择走海路,他身边有强大的水系魔导师,十天的行程他一天就可以到。”

安吉尔diǎn了diǎn头,脸上也没有沮丧意外的神色:“所以,你们就一直在设想着在正面战场和他打长期的持久战?”

夏尔德无奈的説道:“我们的皇帝陛下正是在这种旷日持久的内战中夺取的皇位,如果可以的话,谁想把帝国打成一个烂摊子呢?更何况,费尔南德斯在帝都之内的势力丝毫不亚于我们,他完全有可能在政变中直接取得胜利。”

“政变?”安吉尔笑了起来“真是一个很好的词眼!可我们为什么要等着让他出手呢?”

夏尔德的脸色更苦了:“我们没有皇帝陛下的旨意,没有大义的名分,如果我们先出手,那么隶属于费尔南德斯的诸郡就会有直接起兵的借口。”

“大义的名分……”安吉尔脸上的笑容説不出是嘲讽还是感叹“所以,我们只能被动挨打,等着费尔南德斯先动手,然后我们占着这个大义的名分,指责费尔南德斯图谋不轨,企图兵变?”

夏尔德看了看一屋子的人,diǎn了diǎn头:“是这样。”

安吉尔呵的一笑,看了看众人:“现在你们明白,我之前为什么发笑了?你们一定要等着这个大义的名分自己从天上掉下来吗?如果费尔南德斯一直忍着不动手,你们怎么办?一定要忍到皇帝陛下让位大典那一天吗?”。

科克在一旁突然间沉声道:“不这样难道还能怎么样?”

安吉尔看了他一眼,然后意味深长的説道:“这也就是我刚才所説的……皇帝陛下如果现在真的死了,这才是绝好的消息!反过来,皇帝陛下现在没死,反而苏醒过来了,这才是最坏的消息!”

这屋子里面的人忽然间眼睛一亮,看向安吉尔的目光都忍不住带上了几分异样的神色。

这里都没笨人,是笨蛋也熬不到这个位置,活不到现在,就在安吉尔之前説过这些话的时候,他们当中有些极聪明的人便已经猜到了安吉尔想説什么,现在安吉尔又重重的diǎn了一遍,于是所有的人都反应过来了。

只要杀死了皇帝,那么按照规矩,皇位就必然而然是储君科克来继承,那个时候,大义就在自己这一边了!

政治斗争往往如此,大义这种东西看起来就好像遮羞布,仿佛不重要,但是有它没它,是完全两种效果,无论是谁,都拼了命向往道德的制高diǎn上面站,想抢这大义的名分!

当下便有一些贵族颤抖着嘴唇,説道:“你的意思是,要……要……弑……”他话没説完,便被旁边的人用手给堵上了嘴巴。

但剩下那个字没説出来,所有人都知道是什么字!

弑君!

这两个字太可怕了……

它们就像魔鬼一样从地狱中钻出来,让这里的权贵们浑身忍不住战栗发抖!

但更多的人一边颤抖着,眼中一遍流露出一种异样的光芒,仿佛心中的魔鬼被人释放。

这个念头不是没有人想到过,可是克里扎十六世和他的父亲十五世不一样,十五世虽然在位时间很长,但是总体来説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君王,而克里扎十六世则不同,他战功彪炳,文武全才,在他的手中,帝国完成了对南大陆几次的胜利征伐,庞德帝国的文治武功到他的手中达到了一个鼎盛时期。

这位皇帝无论是在民间百姓的心中还是在权贵大族的心中,都是敬如神灵的角色。

试想想,克里扎十六世在夺取皇位的时候,帝国经历了十年内战,整个帝国几乎糜烂,帝国人口几乎下降了一半!

可就是这样的烂摊子,克里扎不仅没有让它在自己的手中崩溃,而且还依靠着自己的强大力量让这个古老的帝国重新崛起,焕发了勃勃生机!

最为了不得的是,他一方面以铁血手腕重建帝国的时候,他同时还dǐng住了来自凯尔斯曼家族的巨大压力,扶植起了能够与凯尔斯曼家族一较高下的克伦贝尔商会和光明神教。

在庞德帝国史册所记载的皇帝中,诸多的皇帝都被凯尔斯曼家族所控制,成为了听人摆布的傀儡,极少有能够不受这个庞大家族完全控制的皇帝。

而克里扎十六世便是其中之一!

可以想象,这样的皇帝几十年执政下来,在臣子心中的积威有多么深!

所以,有些贵族权贵们的心中即便是冒出弑君这个念头,也飞快的打消了。

可现在,安吉尔这个“外来人”大胆的指出了这么一条出路之后,所有人都动容了,就连科克也是脸色阴晴变幻不定,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安吉尔。

都説这个女人心机深沉,手段狠辣,现在一看,果然不是虚传!

房间里面安静极了,科克的臣下们都纷纷用目光死死的盯着他们的储君殿下,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决定。

而安吉尔则低垂着演练,目光看着地面,没有人能够通过她的眼睛看见她在想什么。

压抑,这令人窒息的压抑!

房间精美墙壁上高悬的烛台突然间爆了出一个烛花,这细xiǎo的声音猛然间所有人心头都是一跳,如同一道雷霆闪过!

长春华山医院网上预约
石家庄九州医院怎么预约
北联干细胞
哈尔滨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汕头看妇科哪个医院好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