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梅兰芳打破大片规矩

发布时间:2018-10-28 12:02:36

《梅兰芳》打破大片规矩

如果说三年前的《无极》是陈凯歌在错误的时间拍摄的一部错误的电影,那么《梅兰芳》则是他在正确的时间拍摄的一部正确的电影。

2005年拍摄《无极》时,正赶上张艺谋引发的大片潮急剧升温,事实证明,陈凯歌在迎合市场与赶时髦上,总表现得不在状态、力不从心。这方面,他永远没有张艺谋做得好、做得彻底,甚至在面对批评时,他也不如张艺谋沉得住气;但就思想性和文化感觉而言,陈凯歌显然要比张艺谋更有系统和深度,《梅兰芳》证明了这一点。

在《梅兰芳》中有一个很具寓意性、符号性的道具“纸枷锁”,《梅兰芳》的成功恰恰是陈凯歌撕掉了“轻内容重形式”这个近年来捆住了中国电影人的枷锁,而这正是如今中国电影最需要的。《梅兰芳》没有如今大片习惯性的大场面动画特效,片中场景、画面甚至片头片尾都处理得很简单。越花哨越容易空洞,越朴素越可能有力量,在经过《无极》的口碑挫折后,陈凯歌做减法的愿望显而易见,否则观众今天看到的也许是《无极2》。

《梅兰芳》中的梨园和如今娱乐圈并无二致,狗仔队、恶势力、明星崇拜一样都不少,这无疑增加了它的现实感。在影片最精彩的前半部分,对旧时代梨园的描写很有意思,十三燕、费二爷言语含蓄讲究、举手投足韵味十足的范儿,还有为戏生为戏死的痴劲都很有嚼头。片中,十三燕的最大心愿是改变伶人被人看不起的命运,并把希望寄托在了梅兰芳身上,几十年过去了,现实是演员这行的“讲究”没了,地位倒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不是一种讽刺呢?

事实上,梅兰芳起到的只是穿针引线的作用,相比之下,邱如白、十三燕倒更像主角,表演也更为鲜活,这种处理或许是陈凯歌有意回避“梅兰芳”本身的复杂性,在梅家授意创作的前提下,陈凯歌的发挥先天不足,但他希望表达艺术理想的努力还是能很明显地看到。做人做得真,演戏才演得真;艺术家内心要保持一份孤单才能不朽,这些哲理化的台词通过邱如白一一表达出来。陈凯歌本人,拍完这部戏后,面对公众的态度也与三年前大相径庭,变得低调平和,这是否是沾了梅兰芳淡定自如的灵气呢?事实上,三年前《无极》被批时,陈凯歌的暴躁易怒完全可以理解为不够自信,如今的低调恰恰是他找回自信的表现。

《梅兰芳》讲述梅兰芳的京剧人生,除了剧中有不少京剧唱段,甚至140分钟的片长和有些缓慢的节奏似乎都在迎合着京剧优雅沉闷的特点。尽管很多观众认为,这种处理过于拖沓,但事实上,这种慢悠悠的细腻也是一部文艺片应该具有的品质。就像陈其钢用中国传统五声音阶写奥运会主题歌《我和你》,让每个音符里都藏着中国味道,藏而不露而又无处不在的特点,也能从《梅兰芳》里感受到。值得一提的是全片对感情的描写,陈凯歌没有将梅兰芳与邱如白的感情推到“断臂”的地步,也没有将他与孟小冬的感情渲染为一场伟大的“婚外恋”,这种处理或许源于对梅家人的折中。但摒弃流行的煽情路线后,《梅兰芳》的故事仍能让人感动,又不至于让人大悲大喜,品味之下却又有反思,陈凯歌表现出了不错的控制力。

如果说全片有什么明显瑕疵的话,黎明的表演可以算得上,他饰演的成年梅兰芳过于木讷,与观众对京剧大师风采的想像有一定距离;片中的京剧唱段也过于粗糙。《梅兰芳》的英文片“forever enthralled ”意思是“永远的吸引”,但愿这句话能在票房上有所应验。《梅兰芳》开场邱如白说,真正的好戏是带着人打破人生的规矩,对于如今的电影市场来说,《梅兰芳》能打破动作大片一统天下的“规矩”,无疑值得期待。 本报 吴勇

【:程娟】

亨特翰林溪苑
友发钢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