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冷王怪妃 第三十五节 相逢两相厌

发布时间:2020-01-16 23:00:16

冷王怪妃 第三十五节 相逢两相厌

“凡音,我有东西要给你。”东方辰昕本以为还能拖一会儿,哪知道三皇兄居然用内力传音,让他现在就把休书给雪凡音,东方辰昕这下只能叫住雪凡音了,想必连饭都没得吃了。

看雪凡音要离开东方辰言他急呀,他让辰昕把休书给雪凡音自有用意,现在辰昕什么都还没说,雪凡音就要离开了,不得不用内力让辰昕现在就告诉雪凡音,否则他这一切不就白做了。

“什么东西啊?”雪凡音奇怪,辰昕有什么东西要拿给自己,难不成是他那些宝贝。

东方辰昕慢悠悠地从袖子中拿出那封休书,递到雪凡音面前,“凡音,这个……”下面的话他真的不忍心讲下去,他看得出来雪凡音很在乎三皇兄,现在把这东西给她不就是给了她一个打击吗?

雪凡音看到信封上那两个刺眼的大字,赫然是“休书”,她并没有马上接过去,在看到休书时她愣了一下,才伸手接了过去,“休书,他怎么样了?”不得不说,雪凡音是个擅于隐藏情绪的人,哪怕心绪万千,心内各种滋味混杂,万般翻涌,表面除了一开始的楞,就恢复了平静。

“他,他挺好的。”东方辰昕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哪里知道三皇兄怎样,但是还能给雪凡音休书,应该不是不好,既然不是不好,那自然就是好了。

在树上的东方辰言听到东方辰昕的回答,恨不得直接下来敲他的脑袋,什么叫“挺好的”,他一点都不好才是,可是再气也得忍着,于是用内力告诉东方辰昕,让他可以离开了。

东方辰昕本还想安慰雪凡音的,听到东方辰言的话,而且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雪凡音,就说道:“凡音,我先去找点吃的。”说完,就离开了。

“嗯。”雪凡音很自然地回应着,但事实上她只是习惯性地点了头。东方辰昕离开了,四下无人,雪凡音才走到前面的合欢树下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卸下了所有的伪装,雪凡音看着那只有两个字,还是自己一心求来的东西,“啪嗒”一滴眼泪落在了上面,模糊了信封上的字。她抬头看着这一树开得正盛的合欢花,花能合欢,人却难合难欢,可这些不是她想要的吗,一个人无牵无挂,“一个人挺好的。”雪凡音不知道这是自我安慰,还是真的如此。她拿起手中的信,撕开了封口,右手伸进信封内,握着信内的那张纸,可迟迟没有将那张纸抽出来。

东方辰言从树上飞身而下,“你要的本王都给了,怎么还不拿出来,难道舍不得本王了,后悔了?”

东方辰言就站在雪凡音的身后,雪凡音听到他的声音,连忙转过头去,她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当确定来人是东方辰言的时候,雪凡音马上用手抹去了脸上的泪水,她是舍不得,可不能让他知道,否则之前的一切不是白忙了,雪凡音不知道东方辰言早就将这些看在眼里了,她只是欲盖弥彰罢了。“呵”想到刚才辰昕说他挺好的,雪凡音倒觉得是自作多情了,右手再次伸进了信封,不同的是,这次她直接把那张纸抽了出来,雪凡音打开一看,不解地看着东方辰言。

“既然舍不得,何必逼着自己去取舍呢?”

雪凡音看着东方辰言,“有什么可不舍的,你这是什么意思?”她拿着那张空白的纸问东方辰言。

“如你所见,休书二字本王写了,也给你了。”没错,信封里的是白纸一张,这是东方辰言故意的,他就想看看雪凡音是不是真的在意他,刚才让辰昕把休书给她,自己在暗处就是要雪凡音反应如何,结果还真如四皇弟所说,雪凡音不是不在乎,只是怕失去。

“那你还来做什么,不是说不再相见吗?”雪凡音看到那张白纸时,以为东方辰言弄错了,可听到他这么说,雪凡音心里还是庆幸的,可问出这话的时候她还是忐忑的。

东方辰言听雪凡音如此说,略一思索,道:“本王说的是‘你别再出现在本王面前’,没说本王不能在此。”就当他无赖了,可当时确实是这样说的,真不知该高兴雪凡音把他的话都记着,还是该遗憾她记着的是这一句。

东方辰言虽然说得傲气,雪凡音又岂会不明白他的用意,只是她的心一旦伤过,再去爱一个人便难了,她宁愿选择逃避,也不愿再给别人伤一次自己的可能,雪凡音走向东方辰言面前,却在该停下的时候,选择继续向前,不再停留。

东方辰言诧异雪凡音竟就这么从他面前离去,在擦肩后的瞬间,他转身抓住了雪凡音的手,他害怕有的人一旦擦肩而过,再也难以遇到,既然她不愿意顺着台阶下,那他就铺成平地,让她只能站在平面上,“四皇弟都告诉我了,以前如何本王不管也管不了,但从今后,你雪凡音有我东方辰言护着。”说着一把将雪凡音拉回了自己的怀里,东方辰言双手紧紧抱着雪凡音,双唇附在她耳边,“留在我身边。”只是五个字,东方辰言却花了很大的勇气说了出来,他害怕她的拒绝,他紧紧抱着她,害怕她就这么从自己的怀中离去,骤然失去那份温暖。

“你不是挺好吗?”雪凡音脸颊贴在东方辰言的胸膛上,很暖,理智却告诉她一定有离开东方辰言的理由,雪凡音脱口而出问了这个她不知道是委屈还是在向东方辰言撒娇的问题,随着话音的落下,泪水已经湿了东方辰言的衣袍。

“那是辰昕瞎说的。”感受到泪水湿了衣袍的冰凉,东方辰言一手抱着雪凡音,一手轻抚着她的背,他不喜欢哭哭啼啼的,却喜欢雪凡音在他面前流泪的感觉。

拉着东方辰繁一起来看好的东方辰昕,听到三皇兄这话一阵寒颤,正想溜却被东方辰繁抓了回来,轻声对他说:“躲了这么久,你以为三皇兄不知道,现在溜也会被训,还不是将戏看完。”东方辰昕听着这话觉得更可怕,虽然不敢再看好戏,可抵不住好奇心的诱惑,再加之四皇兄都这么说了,他也一起看了,就算罚也有四皇兄陪着,东方辰昕不但有看下去的勇气,还想着,自己果真聪明,拉上了四皇兄。

“我说过,不要躲着自己伤心,有我在。”怀中人的泪水总让他那么心疼。

“嗯。”雪凡音知道,东方辰言她已经离不开了,这样的温暖她不是不想拥有,骤然失去不仅是东方辰言怕,她也在怕;不是不想握紧他的手,却又害怕再也不愿松开;不是不想留在他身边,却怕哪天要离开,舍不得……

东方辰繁说得没错,从他们躲在一旁的那一刻起,东方辰言就知道了,只是顾着雪凡音不与他们计较罢了,可是现在,好戏岂能白看,东方辰言松开抱着雪凡音的手,替她抹去挂在脸上的泪痕,“出来!”东方辰言变脸速度,让雪凡音也一吓,上一秒还柔情似水,下一秒就冰着一张脸,透着寒气。

东方辰昕躲在东方辰繁的身后慢吞吞的走了出来,反之,东方辰繁则一脸坦然,好似刚才躲在那边看戏的不是他一般。

“三皇兄,辰昕拉着我到这来,说有好戏可看,也不知是什么好戏。”没办法,三皇兄的怒气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而辰昕已经习惯了,只能装傻把他卖了。

“东方辰昕,怎么连本王的戏都敢看了吗?”

“三皇兄,你别生气啊,我跟四皇兄路过,不想打扰你们,才,才躲在那儿的,你就饶了我吧。”四皇兄狡猾,把什么都推给他了,三皇兄这次不仅连名带姓地叫自己,还把本王都用上了,看来是真怒了,灵机一动,“凡音,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双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雪凡音,求三皇兄是没用的,三皇兄又在乎雪凡音,只要雪凡音饶了他,那就没事了。

雪凡音被他这一看,满脸通红,虽然她没那么古板,可是人前秀恩爱什么的,她也怪不好意思的。可东方辰昕还偏偏补上一句“凡音,你脸怎么红了,是不是太热了,那咱们进去吧。”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到了雪凡音身上。

东方辰言看雪凡音这样,就知她是不好意思了,也是自己没想周全,他瞪了东方辰昕一眼,让他别再说话了,“咱们回府吧。”这里有这么多双眼睛,更何况只有雪凡音跟着他回府了,他才能安心。

“不许同他回去,跟我走。”第一剑从屋顶上飞身而下,拦在了东方辰言面前。

东方辰言郁闷,他跟雪凡音刚才那样究竟被多少人躲在暗处看了,而他居然没有发现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便防备地看着第一剑。

“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是来带雪凡音离开的。”他也郁闷要不是被仇夜天缠着,他早就把雪凡音带走了,也不用遇到东方辰言,浪费力气。

迁安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石河子绿洲医院怎么样
济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六盘水癫痫少儿医院
西宁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