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十二五不同區域政績考核也應不同

发布时间:2019-11-09 02:13:57

"十二五"不同区域政绩考核也应不同

在2月27日与全国民的在线交流中,温家宝总理首次透露政府的目标是未来5年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率为7%这比过去5年设定的8%的目标要低但考虑到实际增速都要比设定的目标高,比如,“十一五”时期实际GDP增长11%,更由于一些地方已经确立的 “十二五”增长指标都很高,所以,未来5年要真正把GDP增速降下来,殊为不易必须设立一种机制,让地方不再主动追求GDP的高增长从现有的情况看,我认为只能在政绩考核这根“指挥棒”上做文章,也就是在“十二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对政府政绩的考核不再以GDP挂帅,不再把经济增长视为优先考察的约束性指标

之所以强调“十二五”的政绩考核要淡化GDP作用,首先是由“十二五”的目标和任务决定的“十二五”把科学发展作为主题,把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作为主线,从过去的国富优先转为民富优先,必须要加大收入分配改革力度,强化政府提供公共服务和产品的如果还像过去一样,谁的GDP增长快,谁的经济总量大,谁就在考核中得高分,升迁就快,那么,还会回到以往粗放式的发展道路上去过往的那套模式对于多数为政者来说都很熟悉,若中央只有价值引导,未有实质性的制度、机制约束,人们往往会选择以前的做法这就要求在考核上不能再把GDP作为约束性指标,不再搞GDP挂帅,将原来用于促进经济增长的资源改用在其他方面

其次,也是由GDP作为统计指标本身的内在缺陷决定的GDP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 “发明”,自创立以来,成为多数国家衡量经济增长的指标但它也具有内在的缺陷,即不能衡量社会成本,不能衡量增长的代价和方式,不能衡量效益、质量和实际国民财富,不能衡量资源配置的效率,也不能衡量分配,更不能衡量社会公正、快乐和幸福等价值判断这使得GDP作为统计指标备受争议为减少这种负面影响,学者们又开发了一些其他的指标来与GDP配套使用,弥补其不足虽然在未有更好的经济指标代替GDP之前,我们还不得不继续使用它,但鉴于其上述缺陷,须淡化其作用,防止把GDP变成GDP主义,指导经济工作

第三,也受制于资源和环境的约束现实中的资源总是短缺的,何况以GDP作为衡量经济增长的标准,也产生了许多实实在在的恶果,如资源被浪费,环境受污染和破坏等如果说,改革开放以来在做大“蛋糕”和追求高速度的增长中破坏环境资源,是为了解决吃饭问题,某种程度而言乃迫不得已,那么,在解决“温饱”问题后,尤其是在向中等收入国家迈进时,再把经济增长建立在环境和资源遭透支的基础上,则是自毁长城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以及中国进入重化工业的中期阶段,客观上对环境和资源的索取会更多,即使我们可用钱去海外买,但一来是要有可买的资源,二来是要有能力保护这些资源,所以,资源和环境的约束决定未来5年乃至更长时期不能再追求高速度,否则,会促使资源过快枯竭,引发环境危机

第四,还是为了避免“庆典经济”的需要今年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又恰逢建党90周年,现在双喜临门,各个地方、各个方面都想表现一番,用一个好的成绩向党献礼,开好这个局所以,如果不从制度上约束这股“庆典风”,在政绩考核上降低GDP权重,一些地方极可能借着上述理由而大上特上项目

最后,经济体量决定不需要过高的经济增长经济规模不同,对经济增长的含义和要求也不一样经济规模小,增长不快,就赶不上人家,所以一个国家在“经济起飞”时,客观上需要较高的增速;但当经济总量达到一定规模后,还追求高速度会引起经济关系的全面紧张,导致各种比例失调中国去年已超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经济规模相当于改革开放初期的几十倍,客观上也不需要那么高的经济增长

上述分析表明,“十二五”发展得好不好,淡化GDP在政府政绩考核中的作用是关键当然,淡化GDP作用并不是要废除这一指标,鉴于全球化时代国家之间存在激烈的竞争,客观上还要求一定的GDP增速,只是强调不能再用GDP挂帅在考核方式上,可把GDP只作为参考指标,而不是约束性指标,重点突出环保、结构调整、技术创新,公共服务、收入增长、治安等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方面的内容或者像温总理所说,采取综合的考核指标,特别是效益、环境和人民生活的指标对各地的考核也不是一刀切,可以按照主体功能区的规划,对不同环境和资源容量的地方,采用不同的考核指标

生物谷药业
脉络舒通丸效果好吗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