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1402章 赶尽杀绝?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5:37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1402章 赶尽杀绝?

你拿下给我看看!

结地不仇方结球由冷察所主

不轻不重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却是好像重锤一般击打在苗父的心上,不需要回头去看,他就知道是谁来了,因为这个声音他听过,楚天!

楚天没有带着千军万马,只是带着天养生走了进来,看似平和的神色之下却是隐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愤怒。请大家看最全!

林玉婷是他妹妹,这件事情不说所有人都知道

.159139.com/uploads/xiaoshuo/261.jpg>

,但是在海琼这片土地上,只要是上点档次的人都很清楚,所以对于林玉婷的安全楚天一向都只是让人暗中看着就行,也觉得不会有人吃饱没事招惹林玉婷。

听陈秀才说过有人在追求林玉婷,很可能还是因为他的关系,楚天对此也没有多少感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只要不破坏和触及底线,正常的追求那是可以的。

敌科科地酷敌学由月仇战克

敌科科地酷敌学由月仇战克“知道!”陈秀才点点头,扶了一下眼镜说道:“因为我让人把苗夫人引来触怒了少帅,推苗家到深渊的边缘。”

但是他无法忍受竟然有人对林玉婷动歪念。

今天晚上要不是有帅军兄弟在暗中跟着,后果可想而知,而林玉婷刚强的性格肯定会选择一死了之,到时候楚天相信自己绝对会内疚一辈子。

苗少转过身来,神色有些不自然.此刻他很想问一下苗少到底做了什么,但在楚天面前,他不敢去问。

而对于已经半死不活的苗少而言,还不知道危险已经悄然来临,只觉得父亲来了陈秀才就不算什么:“爸,你要为我报仇啊!”

苗少此刻哪里还敢有一点动作,张张嘴不自然的开口:“少帅!”

少帅?

苗少还想着歇斯底里,凭仗自己父亲的身份搞死陈秀才,当听到少帅两个字的时候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去反应,被打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看去,见到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人。

他没有见过楚天,但从父亲的态度他知道眼前的人,就是楚天。

刚才因为苗父到来萌生的希望,出现些许的裂痕,唯一抱着希望的就是,自己还什么都没有做,楚天没有理由对自己下狠手。

“苗副长官?”

楚天走到近前,淡淡的看了苗少一眼目光就落在了苗父的身上:“不知道你对于今天晚上的事情,是否了解了?”

苗父还不知道具体的事情,摇摇头。

楚天在他摇头的时候仔细的看着,在苗父的双眼之中见到的只有迷茫之色,知道苗父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看来是苗少个人的意思。

“秀才!”微微颔首开口:“和苗副长官说说吧,省得有人说我楚天,蛮横无理!”

苗父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涌现阵阵的不安,总感觉苗少这一次肯定做了什么事情,不然不会令楚天亲自出面,另外楚天什么时候来海琼了?

陈秀才早已经站起身来,恭敬点头后说道:“今天晚上林玉婷小姐受到苗少的邀请参加生日派对,但是苗少想对林小姐意图不轨,就指使自己的秘书在红酒里面下了强效安眠药,这件事情,他的秘书已经承认了。”

什么!

苗父本还安静听着,闻言身躯一震,不是愤怒,而是恐惧!

几乎没有多想,苗父冲上去就一脚狠狠的踹在了苗少的身上,此刻他深深的体会什么叫做坑爹:“混账,我是怎么教你的,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苗父知道现在要是不做做样子的话,不单止是苗少要倒霉,甚至他都要跟着倒霉。

只是心里也恼怒不已,他警告过苗少,林玉婷这个人是比较传统的,不能用过激和太过于热情的手段,那样只是会让林玉婷反感,不想这个坑爹货曲解他的意思,把内心传统想成了生米煮成熟饭,这一点苗父一下子就想通了。

楚天挥手让人把苗父给拉开,坐在了陈秀才搬过来的椅子上,淡淡的开口:“苗副长官,林玉婷是我妹妹,在我最初艰难的时候照顾过我,她父亲还对我有过恩情,现在她遭遇这样的事情,苗副长官觉得,我该怎么做?”

苗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正准备开口时,忽然大厅外传来一道彪悍的女人声音:“该死的陈秀才,竟然敢对我儿子下手,算个什么东西啊!”

楚天眉头轻微的皱起,眼神多了一抹意味深长!

来的人是苗母,本来已经休息的,见到苗父出去后者也没有告诉她发生什么事情,后来是酒店经理给她去,说苗少在酒店被人打的很惨,所以她赶过来了。

一边走还一边说道:“一个黑道头子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分分钟让我老公把你们全部都给铲平了!”

苗父还在想着怎么平息楚天的怒火,没想到自己宠儿子没边的败家娘们都来了,奇怪她怎么会来,也健步如飞的上前,在苗母要对他说话的时候抬起手来重重的一巴掌落下:“你给我滚,这里没你的事情。”

还在想着为儿子讨回公道,什么事情都没有弄明白就被丈夫甩了一个巴掌,苗母当场就愣了。

反应过来顿时怒道:“你干什么,你儿子被人打了你不告诉我,现在还打我,你是不是个男人啊?难道你怕那个什么陈秀才,不就是以前朱柏温旗下的一条狗吗?你有什么好怕的?”

陈秀才含笑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但苗父已经彻底的苍白了脸色。

孙地远科情艘察战闹通接吉

喝道:“来人,给我把她带走,她疯了!”

两个跟随而来的警察赶紧上前,而苗母却是抬起手来两巴掌甩开了他们就走上前去,倒是认得朱柏温,抬起手来一巴掌精准无比的甩在陈秀才脸上:“你打我儿子?你有什么资格打我儿子?你说!”

陈秀才脸都没有摸一下,也一句话都没有说,而苗父,直接摊坐在了地上。

楚天站起身来,看了苗少一眼闪过一抹淡淡的杀机,又看看苗母和苗父,重点落在苗母的身上:“每个不懂事的孩子背后,总有一个蛮横无理的母亲,可悲!”

楚天摇摇头叹息一声,带着天养生直接的离去,陈秀才也二话不说带着人跟上去。

这件事情本身因为苗父不知道而是苗少的个人行为,楚天只是想给苗少一点终身难忘的教训,但现在因为到来的苗母蛮横无理的样子,这个机会就不需要给了,有一个这样的母亲,苗少的未来,岂会改变?

苗母还在那里懵了一下,见丈夫坐在地上,皱眉道:“老苗,那个陈秀才就这样走了绝对不行,另外那个说话的人是谁,竟然说老娘蛮横无理,明天让人给我抓起来。”

苗父就好像被蛇咬了屁股一般跳起来冲上前去,一巴掌把苗母给干翻在地上,怒道:“谁让你来酒店的?我不让你来就是怕你因为你的混蛋儿子做出过火的事情,陈秀才是不算什么,但是他背后是楚天。”

“你知道你儿子做什么了吗?他把我的话曲解了,想要把林玉婷生米煮成熟饭,你知道刚才那个说话的年轻人是谁吗?”

“他就是楚天,他就是少帅,他就是一个手指可以戳死我的少帅,你竟然还要我抓起他,你还要当着他的面甩陈秀才巴掌!”

后远地远酷结恨所孤孙月

后远地远酷结恨所孤孙月陈秀才含笑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但苗父已经彻底的苍白了脸色。

苗母捂着脸,整个人愣在了原地,良久才回过味来,脸蛋瞬间苍白。

她想起了两个星期前自己开车超了陈秀才的车队,还鄙夷他是一条狗!她想起了那个,那个告诉她苗少在酒店被人打了的。

这一切...苗母怒道:“天杀的陈秀才!”

酒店之外,车队已经悄然离开,陈秀才和楚天坐在一台车里,一言不发!

艘仇仇科方后学战孤由结秘

忽然楚天甩手一巴掌就甩在陈秀才的脸上,问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吗?”

艘仇仇科方后学战孤由结秘林玉婷是他妹妹,这件事情不说所有人都知道,但是在海琼这片土地上,只要是上点档次的人都很清楚,所以对于林玉婷的安全楚天一向都只是让人暗中看着就行,也觉得不会有人吃饱没事招惹林玉婷。

“知道!”陈秀才点点头,扶了一下眼镜说道:“因为我让人把苗夫人引来触怒了少帅,推苗家到深渊的边缘。”

孙科科远方敌学所阳球球

陈秀才没有否认他自己做的事情,楚天神色缓和一点,但是语气依旧带着冰封冷意:“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不然你可以自己带把刀去海边,自刎了!”

陈秀才点点头:“是的,那苗家怎么处理?”

敌科不不独结术所月情方冷

“温和处理!”楚天思虑一下,淡淡的说道:“牵连的事情没必要,苗少已经得到应有教训,让苗副长官丢他出国,十年不得回来,至于苗夫人...苗副长官自己会处理的。”

陈秀才眼里掠过淡淡的遗憾,他的想法是把苗家连锅端,不过楚天已经决定,他也不敢反驳:“是!”

绵阳治疗宫颈炎方法
新余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阜新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绵阳治疗宫颈炎费用
新余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