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舞台上无耻侵权法庭上无赖辩护中国好声音真

发布时间:2019-03-13 16:03:20

本文来源于号摇滚客(ID:Rockerfm),作者滚君。

2015年12月,在被《中国好声音》两次侵权之后,沈庆终于接到了来自制作公司灿星的法务代表打来的第一通。里,这位知法懂法不守法的法务代表对沈庆说:沈老师,我们之前呢实在是联系不上你。之前我们联系词曲作者呢都是一首歌8000块钱,我们现在把这个钱补上,你看行不行?

这种无理要求当然没有得逞,但是无理取闹则还在继续。

没过多久,沈庆又接到了第二通,那头依然是那位法务同志:沈老师,你也不要为难我们,你看别人最多1万块,咱们这次给你2万,你看行不行?

这就好比,一个小偷偷了你的东西。抓住他之后,小偷说你这东西已经被我用了,这样吧,你这东西呢也就值这么些钱,我把钱还给你就是了!不够?不够那再翻个倍,这下总行了吧!

这样的思维方式不仅可笑,而且真的很无耻。单单用钱就能掩盖你偷窃的行为了?滚君觉得,灿星的说法简直就是在耍流氓,毫无诚意可言,更没有对于音乐版权的尊重。

沈庆,这个名字对于很多人来说绝对不陌生。他是校园民谣中的代表人物,一首《寂寞是因为思念谁》更属于一代人的熟悉旋律。也正是这首歌,让他屡次受到了版权的困扰。

作为音乐圈的前辈,沈庆自然也是认识灿星包括《好声音》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几次沟通之后,他得到的就是文章开头这位法务人员打来的。

开始灿星方面先是找借口说联系不上沈庆,企图掩盖自己不负的行为。可是这都什么时代了,各种社交媒体如此发达,沈庆也没有遁世隐居,这样的借口不仅牵强可笑,也实在是把灿星这幅投机未遂的可恶嘴脸描绘透彻。

后来灿星又提出补交歌曲授权费,从一开始的8000元到后来的2万元,这首歌在灿星眼里其实根本不值钱,这2万块倒不如说是灿星的“大方”。但是对于沈庆而言,他在乎的不是多少钱,而是自己的权益被侵犯了,对方却试图提提价格就当做什么是也没发生过。

2014年,第三届《中国好声音》上帕尔哈提翻唱了歌曲《寂寞是因为思念谁》,而当沈庆看到络上铺天盖地转发着这首歌的时候,却感到十分意外,因为作为这首歌的词作者,以及在曲作者逯学军的授权下,沈庆是这首歌的版权所有者,但是对于这次翻唱他却毫不知情。看到这则视频还是朋友告诉他:“嘿,你的歌又被翻唱了”。

当时的沈庆并不着急,作为中国音像著作权协会的会员,他还在等待着过段时间会收到音著协的结算。但是等真的收到音著协寄来的结算清单之后,却并没有发现关于《中国好声音》的这次翻唱使用。

2015年,第四届《中国好声音》如期而至,这首《寂寞是因为思念谁》再一次被张磊翻唱。令沈庆感到气愤的是,这一次自己居然又是在节目播出之后,在朋友的告知下才知道的。当别人再一次指着《中国好声音》的视频对沈庆说:“嘿,你的歌又被翻唱了”,这时候沈庆再也不愿意抱有善良到单纯的想法了。

沈庆直接致电音著协,得到的结果是并没有收到《中国好声音》的制作公司灿星支付的版权使用费。这个时候沈庆心中最后一点对灿星的善意猜测也没有了。连续两届、同一首歌曲,始终没有打招呼就随意使用,并且还在浙江卫视、腾讯视频上播出,作为歌曲版权所有人的他居然毫不知情。

而更令人气氛的是,在与对方交涉过程当中,灿星方面居然对沈庆说:你知道吗,有很多词曲都抢着想让我们节目唱他们的歌呢!这是一次红的机会。

听着那头沈老师的讲述,滚君实在是忍不住了,这帮臭流氓到底还能无耻到什么地步?这个号称旨在为中国乐坛的发展助力的节目到底还要祸害中国乐坛多久?一而再再而三地屡次侵权行为到底还有解决希望吗?真的衷心祝愿这些不尊重音乐版权的人原地爆炸。

面对肆无忌惮的侵权行为,大部分音乐人都无力反抗,只能喊着“音乐活该不值钱”,但却很少有人听到他们的声音。

前段时间,《弯弯的月亮》的词曲作者李海鹰连续发文指责湖南卫视《歌手》节目侵权,与此同时高晓松也发微博表示,作为版权所有者,张杰演唱的《默》也没有得到他的授权。但不同的是,高晓松很快得到了节目主办方的道歉并进行了补授权,但是李海鹰却迟迟没有等到对方的。

面对这样的现状,沈庆决定走法律程序。

2016年7月,沈庆委托华乐成盟对此案件进行代理。华乐成盟是由三宝、小柯、刘欢、崔健、高晓松等知名词曲作者于2014年9月共同发起设立的著作权代理机构。

3月2日,案件终于开庭。原告是沈庆委托的华乐成盟,被告席上则分别是上海灿星制作、浙江广电以及腾讯视频。原以为到了法庭之上终于可以客观解决这间事情的时候,没有想到作为第二被告的浙江广电根本无人出席,而作为第一被告的灿星又说出了令让不可思议的话。

这两天疯转的这张朋友圈截图正是关于这个案件,“灿星公司的律师在法庭上认为,如果电视音乐类节目每首歌都要获得词曲作者的授权,将是对上述节目的毁灭性打击……”

滚君不知道你是什么脾气,反正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真的是只想让灿星尝一尝我的中国好拳头,实在是没有想到竟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除此之外灿星还表示,《中国好声音》是一档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电视节目,不存在侵权的行为。

别问滚君这是什么逻辑,因为我也实在没搞懂。我只想请教一下灿星,你这节目连名字都被人拿去了,你还有聊啥自主知识产权呢?

这张图片在络上被广泛转发,无数人都表达了自己的愤慨。而就在昨天,灿星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则公告,但是公告的内容实在是又一次刷新了大众对于“可爱”的认知。

灿星在公告中可怜巴巴地表示,“音乐类电视综艺节目在已经向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支付了音乐作品使用费的情况下,遇到词曲作者二次索要版权费,且一首歌要价几百万,这该怎么办?”

看语气真的是纯良无辜,但是内容实在是可笑。公告当中灿星称已支付使用费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就是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但是很不幸的是音著协早就发表了申明,明确表示未授权:

“协会未授权音乐作品《寂寞是因为思念谁》的词曲著作权在音乐和腾讯视频的使用,也未授权由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制作的《中国好声音第三季》、《中国好声音第四季》中该音乐作品的词曲复制权的使用。”

目前在音乐节目中使用一首歌的版权费大约在5000元到1万元不等,大量播出平台都是选择每年向音著协交一笔费用的打包方式。

灿星的副总裁陆伟也曾表示:“一般我们做节目前,会有一个歌单,把可能用到的歌曲,发给各大唱片公司、音著协等。简单说,就是希望谁家的版权谁来认领,灿星支付费用。也会遇到一些暂时‘无人认领’的,我们也会把这笔预算留出来。”

但是这些说法都在这个案件上都并不成立,沈庆虽是音著协会员,但就部分作品专门和音著协签订过相关协议,要求必须得到本人许可才能授权。因此,灿星所称付过的钱只是那一笔打包费用,可以说和沈庆毫无关系。

而关于无人认领就预留预算的说法更是荒唐,哪怕不通过私人社交,灿星方面通过音著协就能找到沈庆,但结果是两次侵权都并没联系。好比你把人家车给偷了,被人家抓住之后,你说,哦,其实我这早准备一笔钱等着你来拿呢,我不是偷我是买。

而关于几百万的索赔,滚君觉得相当合理。当初盗用别人的作品不打招呼,现在别人开价又说不合理。不合理就别偷啊!偷了又不负责算什么?而且这不仅仅是这首作品的价值,更是对于音乐版权的一种尊重。

沈庆老师对滚君说:我不想说自己一定要改变什么,诉讼标的本来就是要拿回属于自己的财产,我们的目的很明确,也绝对不让这件事情轻易地过去。

挂了沈庆老师的,滚君不经有些伤感。

一次又一次的侵权风波大家似乎已经见惯了,很多音乐人都已经感到麻木,大众也看够了热闹不再关注,而正是这些原因让以灿星为首的公司更加变本加厉地胡来。滚君不想说沈庆到底有多伟大,但是真的庆幸有人能够站出来,为音乐版权发声。

音乐人们不应该也不可以继续沉默了,这不仅仅是个人权益被侵犯,更是对音乐等知识产权的蔑视。倘若日后音乐版权还是得不到最起码的尊重,那么谁还愿意在这个歌星出场费一天比一天高,音乐本身却一文不值的社会里继续创作呢?

而对于我们这些大众而言,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面对这些看似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人们都表现的像个路人。但是这些看似无关的事情正在一点一点吞噬你的生活,如果你依旧冷漠,那么下一个被围观的,就是你。

——本文为号摇滚客(ID:Rockerfm)原创,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空腹血糖正常值
湿毒清胶囊价格多少
以岭连花清瘟治哪种感冒
子宫内膜炎产生的原因
厌食症的早期反应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