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走尸档案 第五十六章 招惹(为联赛票满五百加更)

发布时间:2020-01-17 01:50:18

走尸档案 第五十六章 招惹(为联赛票满五百加更)

狸猫的速度很快,那大蛇一咬不中,身体迅速往旁边窜了进去,碗口粗的蛇身在杂草丛中时隐时现,不一会儿就看不见踪影。这深山老林,有些大蛇也不足为奇,被它这一刺激,我脑子里的那些事儿也暂时烟消云散,当下决定先回住的地方去,免得这大蛇一会儿想换口味吃人肉。谁知我才转身走了没几步,不远处的草丛中突然簌簌抖了起来,紧接着一颗黑色的蛇头,猛地从草丛中探了出来,一双黄豆眼胀鼓鼓的,露出猫瞳一样的竖线,这短短的几步路功夫,一看它这模样,就知道估计是把那只狸猫一样的东西给追丢了。不过它现在盯着我算什么?觉得我比狸猫肉多?虽然这蛇比较大,但我觉得它离吞下一个人的距离还差了那么一截,在沙漠,再大的蛇我也见过,所以这条小黑蛇我还真不是特别害怕,再加上身上有武器,便也没有着急跑路。蛇这东西,你越跑它越追。我站在它对面,身后是残埂断壁,约摸三十来米开外的地方,才是我们过夜的那间祠堂,距离虽然不算太远,但我肯定是跑不过这条蛇的。此刻我不动,那蛇也没动,我右手依然没有恢复知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废了,此刻唯一能用的就是左手,按在了腰间的匕首上,但我和大部分人一样习惯用右手,左手还真不太灵活,打斗起来只怕也要吃亏。此刻我只能期盼这条蛇能自己走开,一般来说,不入侵蛇的领地,不攻击惊扰,蛇类很少会主动攻击人类。虽说我刚才提醒了那狸猫一句,但这动物总不至于能听得懂我说话吧?那大蛇虽然身处一人多高的杂草丛里,但我发现它的蛇身却是慢慢的鼓了起来,这让我意识到,这条蛇对我有攻击倾向。我心中暗骂一声,正着急,猛然发现不远处走过来一个人,是天然呆。想到他那把削铁如泥的镰刀,我大喜,一边盯着前方的大蛇,一边道:“快过来!”天然呆速度很快,他的到来显然引起来这大黑蛇的注意,天然呆看了看,突然道:“有蛇肉吃。”我顿时囧了一下,为这条大黑蛇默哀,心说你识相就赶紧走,我身边这位可是连雪鬼肉都吃的有滋有味的怪人。然而,让我意外的是,天然呆一出现,那大黑蛇突然高高支起了身体,蛇信子迅速伸缩了几下,最后竟然一缩脖子,就这么溜走了。我知道蛇类是靠舌信来感知温度和气味儿的,它这模样,倒像是闻到了什么气味被吓走了似的。我不由道:“阿呆,你牛逼啊,这么大的蛇,看到你就跑了。”天然呆歪了歪头,像是在思考什么,最后扬着自己的镰刀,说了三个字:“吞头蛇。”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过来,吞头蛇也是蛇的一种,而且还是很厉害的一种,这镰刀杀过不杀吞头蛇,八成那大黑蛇能感受到那股气息,所以才被惊走了。想通这一点,我便没觉得有多神气,和天然呆一边往回走,一边问道:“你怎么出来了?”天然呆道:“你和他在一起。”虽然这话听着有些突兀,但我早习惯了天然呆这种交流方式,所以也很明白这小子指的是什么,想起之前在墓道里,他不顾一切攻击谭刃的情形,我不由心里打了个突,道:“老板确实……不是正常人,但没有恶意。”天然呆淡淡道:“我知道,但是他不能控制自己,没有控制力,就有危险,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能让你出事。”我心里大为感动,道:“难道不是唯二的吗?那瞌睡虫不是你朋友了?”天然呆神情微微变色,大概是在山外的世界待了一段时间,他心眼没那么死了,因而道:“不是,他背叛了我太多次,真正的朋友,不应该这样。”我道:“那真正的朋友该是什么样的。”天然呆似乎在思考,须臾说道:“像你这样的,你不会欺骗我背叛我,你是一个好人。”我噎了一下,有些心虚,事实上,我欺骗了天然呆,而且是很严重的欺骗,并且得一直骗下去。这脑子一根经的人,我不能想象如果他知道了真相,会怎么样。出于这种心虚的状态,我快速转移了话题,两人一路往回走,回到了祠堂里。柯仙姑大概是聊八卦聊累了,这会儿便接着之前没干完的活儿,去打理那些尸体,要不怎么说认真的人最有魅力,这会儿她看起来终于有了些专业态度。严肃的神情,专业的手法,不为外物所动的定性,一时间也让人很难去注意她的外貌,人的体貌迟早就衰老的一天,但人格魅力却是长存的,我不由得多看了柯仙姑几眼。另一边,周玄业枕着装备包躺着,似乎已经睡着了,谭刃坐在火堆旁,有一手没一手的拨弄着篝火。这会儿时间还早,我去谭刃的装备包里摸出了他的平板电脑,连上充电宝玩单机游戏,多亏周玄业将他的装备包捡到了,否则这会儿还真挺无聊的。一口气玩到晚上的十点多钟,我觉得有些困了,将快要耗完电的平板塞了回去,谭刃冷哼一声,表示很不待见我这种行为。“老板,别这么小气,这地方没络,你又没办法炒股。说到炒股,以后你跟着我买,保证你不会再赔。”谭刃脸色似乎缓和了不少,这次没反对,点了点头便睡觉去了。我将大门重新拴上,便也倒头睡觉,准备第二天早起赶路。谁知,没睡多久,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就把我给惊醒了,我爬起来一看,中央的篝火燃的正旺,也不知是谁中途爬起来添得柴禾。透亮的火光透出门去,可以看见门外有个人影,正在砰砰砰使劲的敲门,紧接着那人喊道:“快快开门!”这声音我听着有些熟,脑子里一转,不由反应过来,这不是机关手的声音吗?这丫醒了?没被砍成植物人?我立刻动了动自己的右手,发现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恢复知觉了,当下我赶紧跳起来打算去开门,谁知这时,同样被敲门声惊醒的周玄业,在我肩膀上按了一下,压下了我的动作,冲我摇了摇头。紧接着,他高深道:“什么人!”机关手道:“是道上的兄弟吗?我冯鬼手!”冯鬼手?姓冯?看样子外面的人是机关手无疑,冯鬼手或许是他的名号,这些盗墓的,一般都用代号,不用真名。周玄业又道:“这里我们占了,你去别的地方吧。”他的话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紧接着一想,又在情理之中。周玄业脾气再好,但走尸和盗墓的就是对头,虽然不至于一见面就打打杀杀,但绝对是互相看不顺眼的。再说了,这里还停着五具老人家的尸身,要是再被冯鬼手进来一冲撞,又跑了怎么办?外面的冯鬼手闻言,似乎是气急了,大叫道:“快放我进去,那东西追来了!”说完不是敲门,而是改用踹门了。这地方本就破旧,那大门哪禁得住他这么踹,无奈,周玄业皱了皱眉,只能示意我去开门。我将门栓一拔,外面的人立刻冲了进来,看也不看我,二话不说猛地关闭了房门,拿过我手里的门栓迅速插上。在开门的一瞬间,我看到外面的夜色中,赫然漂浮着一个红彤彤,仿佛肉球一样的东西,朝着冯鬼手追来。这一关门,那玩意儿砰的一声就砸在了门上,一时间灰尘四溅,弱不禁风的木门,仿佛随时都有被撞破的风险。冯鬼手相当狼狈,浑身都是泥土和汗,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看见我,大惊:“是你们!”他之前没有见过周玄业和柯仙姑,因此之前周玄业开口说话,他没能知道我们的身份。我顾不得跟他叙旧,连忙跟着一起撑住门,急道:“你招惹了什么东西!”“我怎么知道是什么玩意儿!这不是我招惹出来的,是水当家的引出来的,但是……但是它只追我啊!”

...

蚌埠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怎么样
临高县中医院怎么样
癫痫能好吗
云南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治疗癫痫病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