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史上第一嚣张 第一百一十四章 渣男

发布时间:2019-09-24 19:44:01

史上第一嚣张 第一百一十四章 渣男

道门总部,并不是在京城城中,而是在紧挨着京城的一座山上。

山名禹山,水声潺潺,云雾缭绕。

在禹山半山腰上,有一座道观,道观前一块碑上,写着“逍遥观”三个大字。

逍遥观,天下第一观。

一个人脚踏飞剑,从远方飞过来,落在了观门口。

正是燕赤霞。

“燕师兄,你回来了?”门口有弟子看到他,打招呼。

“嗯,回来了

史上第一嚣张  第一百一十四章 渣男

。”燕赤霞点了点头,径直走入观中。

“观主他老人家呢?”

逍遥观观主,就是大宋道主,只不过在逍遥观中的弟子一般还是称呼他为观主。

“观主他被文教大学士请去城中了。”

燕赤霞皱起了眉。

“我记得,一年前我离开逍遥观的时候,观主他就去了文教,怎么,现在还没回来吗?”

“是的,一直没有回来,不过,这不是很正常吗?指不定一局对弈,就下到了现在呢?”

听起来确实很正常,道门之主和文教大学士都是当世大能,他们的对弈自然也与常人不同,一局持续几年,也不过只是小意思罢了。

不过,燕赤霞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只是,自己也干不了什么,那种程度的大能之间的事情,自己也差不了手,还是老老实实地做一个弟子吧。

先去任务堂将自己接的任务注销一下。

“那片地方失踪事件已经了解清楚并解决了,之后也不会再发生。”

“可以,将任务报告交上来。”

任务堂的弟子翻了翻燕赤霞的任务报告。

“不对呀,你这不是还没有处理干净吗?那个吸人精气的鬼不是还活着么?”

“虽然活着,但是应该不会害人了。”燕赤霞说道。

“不妥。”任务堂弟子摇了摇头,“看你的任务报告,这个事件有一个自称林老板的人插手,他说的话不一定是真的,表面上,他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保证那个鬼不会之后再害人,但是,你又怎么确定,这个害人的鬼,背后不是他指使的呢?”

“他身旁有两个文教修士,境界还不低,在文教宗旨之下,应该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

“他身旁是有两个文教修士没错,可是他又不是文教修士,万一,那两人也被他蒙骗了呢?”

任务堂弟子笑了笑,“燕赤霞,你果然还是一向的没有脑子。”

燕赤霞瞪大双目,怒视着他,“姓于的,你别鸡蛋里挑骨头,看不惯燕某,你就直说。”

眼前这执勤的任务堂弟子,叫做于鲲鹏,曾经与燕赤霞闹过一点小小的矛盾,之后一直就跟燕赤霞不对付,再加上这一次,燕赤霞的除害任务确实没有做到手下不留情,斩草除根的地步,更是被对方抓住了由头,看样子不会给他轻易通过。

“诶,燕兄别这样说嘛。”于鲲鹏拍着桌子,站起身来,跟燕赤霞平齐。

“我这个人呢,一向大公无私,要求是苛刻了一点,不过,也不是针对燕兄啊。”他眯着眼说道。

“这样吧,那个女鬼现在在哪儿,你把位置告诉我,我去确认一下,要是真的不会害人,我就给你算通过,如何?”

他脸上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

燕赤霞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

这个于鲲鹏,其实还是一个渣男。

在进入道门之前就是一个淫棍,欺骗了无数女子的感情。

关键是那些女子还都被他的甜言巧语蒙混住了,一副我不怪他的样子。

所以虽然大家都看不惯这个混蛋,也不好直接出售教训他。

现在他很明显对聂小倩动了兴趣。

燕赤霞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后悔,之前没料到今天执勤的可能是这个家伙,早知如此,自己在任务报告中关于聂小倩的外貌方面的描写就应该去掉。

虽然本来也没有什么描写,只是说“这个女鬼的人形态是一个极为美丽的女子。”

没想到这也勾起了于鲲鹏的兴趣。

“你最好收起那点小心思。”燕赤霞冷冷地说,“宁采臣是我的兄弟,我兄弟的女人,你给我避远点。”

“哈,哈哈。”于鲲鹏作势大笑,“燕赤霞,亏你是个除魔卫道的道士,现在竟维护起一只女鬼来了。”

“除魔卫道?你这只淫贼还好意思说这句话?”

“燕赤霞!”于鲲鹏脸色露出一丝狠厉,“我给你面子,你嘴巴也给我放干净点。”

他虽然脸厚,但是被人直接叫淫贼,还是很不满。

“你给我面子?”燕赤霞也笑了,“于鲲鹏,你莫不是失了智,我怎么没看出你哪儿给我面子了。”

“你是不是要给我装傻?”于鲲鹏阴沉着说道,“你再这样,我就把你跟女鬼的奸情捅给全观上下知道,让大家都看看,这就是一个自诩侠士的嘴脸。”

“你有病!”

燕赤霞怒骂,“有个屁的奸情!你再这样满嘴喷粪,我燕某今日免不得要与你做过一场。”

“你急什么?”于鲲鹏说着。

“你有本事现在就把我灭口,不然,就要让全观评评理,是你这个转一圈就认一个凡人当兄弟的理由正常,还是跟女鬼有奸情正常?”

燕赤霞深吸两口气,念动静心神咒,平复了一下。

他知道,真的要争起来,他作为一个不善口舌的人,肯定还是争不过眼前这个玩弄人感情的渣男。

毕竟,对方可是经验丰富。

想到这里,他不再多说,瞥了一眼于鲲鹏,直接离开。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随你的便,燕某等你放马过来。”

于鲲鹏看着他的背影,虚眯着眼。

“敬酒不吃吃罚酒。”

......

道主和文教大学士并没有对弈。

此时的他们,正看着眼前的一个水波光幕。

“看出什么了吗?”

道主沉默了半天,“没有。”

“唉,怎么会没有。”大学士叹了口气,顿了顿,又说了一句,“怎么可能会没有。”

“或许...”道主想了想,“我们道门有上古传下来的至宝照妖镜,或许可以拿来照一照,或许能够照出我们看不到的东西。”

四川妇科
昆明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太原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在线挂号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靠谱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