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爆宠毒妻:娘亲要翻天 0066 狠毒算计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5:15

爆宠毒妻:娘亲要翻天 0066 狠毒算计

七月初七,晴。

天刚蒙蒙亮,居住在客院的苏云凉就被人叫醒了。

好在伪装成张嬷嬷的红绡昨夜就借着送喜服的机会提醒了她,让苏云凉早早有了准备,不至于被人打个措手不及。

拍门声响个不停,外头的人显然是没将她这个苏三小姐放在眼里,声音大得能吵死人。

那嚣张的气焰,不像是来给她打扮的,倒像是来催债的。

苏云凉咬牙冷笑,正觉得不满,身侧突然传来一道软软的嗓音:“娘亲——”

她扭头一看,发现熟睡中的苏小白已经被外头的敲门声吵醒,正用面团似的小拳头揉着眼睛。

因是被吵醒,他的声音也软软的,语气中透着委屈,让苏云凉心疼坏了。

越是心疼,她就越是恨外头敲门的人,也越恨主导了这一切的苏德和赵芸!

虽说苏德身为家主,这种小事必不用他亲自来管,吩咐这一切的应当是赵芸。可她的婚事就是苏德定下的,她岂会不给他狠狠记上一笔?

正好她的仇还没报,且先记着吧,待婚礼过后,看她怎么收拾他们!

先前从苏家库房里拿走的东西,她就当做是利息了!

“小白,别睡了,待会儿娘亲给你出气。”苏云凉将苏小白的小身子搂在怀里,安抚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双眼却冷冷看着门口的方向,决定待会儿就狠狠收拾她们一顿

苏小白还没睡醒,整个人都软软的,他乖巧地靠在苏云凉怀里,大大的眼睛眨了眨,粉色的小嘴紧紧抿了起来。

外面的人好讨厌,竟然吵他和娘亲睡觉,他决定讨厌她们!

偏在这时,外面拍门的人不耐烦了,竟张口吆喝起来。

“三小姐快开门!时间不早了,该做准备了!”

“三小姐开门哪!”

“三小姐你可不能再睡了!”

“开门!快开门哪!”

苏云凉脸色一沉,干脆飞身下床,来到外间将门打开。

门外的婆子正要拍门,她这一开门,那巴掌眼看着就要落在她的脸上。

那婆子却好似反应不过来一般,竟也不收手,反而继续朝她脸上拍来。

苏云凉虽打算婚礼后再发难,可对方如此嚣张,她哪会再忍?

一个下人也想打她的脸?哪来的底气?

苏云凉双眼一眯,出手如电抓住那人的手腕,反手往外一拧!只听一阵“咔嚓”声连响,婆子整条手臂都扭成了麻花,骨头断成好几节,算是废了。

“啊啊啊啊啊啊——”

婆子先是一愣,随即火烧火燎的剧痛传来,痛得她当即惨叫,犹如即将被宰的母猪。

苏云凉不屑地瞥了眼她的体型,突然觉得她这体型跟母猪还当真没区别,干脆一脚将她踹飞了出去,省得她继续在跟前碍眼。

婆子一飞出去,红绡伪装的张嬷嬷就露了出来。也是那婆子体型太肥硕,竟将她给挡得严严实实。

红绡朝苏云凉尴尬一笑,眼神却有些愧疚。

苏云凉知道她在愧疚什么,无非是刚才那婆子拍门,她却没能阻止。

她也不管红绡是真的阻止不了,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反正这人在她看来不过是沈戈的手下,跟她可没半点关系!

这人昨夜提醒,她便承她一份情,如今她没有阻止,她也不会因此就记恨什么。

说到底红绡又不欠她,苏云凉就是再霸道,也不会觉得别人就该帮她到底。

她只当红绡是张嬷嬷,问她:“有什么事?”

红绡也不知是不是被苏云凉刚才的手段吓到了,这会儿表现得格外殷勤。她解释道:“三小姐,时候不早了,该洗澡换衣服,梳妆打扮了。”

“哦?”苏云凉挑眉,好奇地朝她身后的人看了一眼,“说说具体该怎么做。”

红绡没敢怠慢,继续解释:“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奴婢们会伺候三小姐洗澡,待洗完澡后,再伺候三小姐穿上嫁衣,梳头化妆。”

“进来吧。”

苏云凉没为难她,说罢就转身走进了房间。

红绡暗暗松了口气,虽然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紧张,可奇怪的是,刚才苏云凉出手的时候,她竟然觉得害怕!

真是奇怪。

就算苏云凉成了武士,那也不过是武士而已。更何况她修炼的时间必定不长,最多是去了青云村后才开始修炼,实力能高到哪里去?

她可是五岁起就开始习武,如今已经是三阶武士,苏云凉哪能跟她比?

也不知道主子为何要让她来保护苏云凉,要她说,这苏云凉除了一张脸还算能看之外,实在没什么可取之处。

主子该不会是看上了苏云凉的脸吧?

肯定不可能!主子那样的人物,哪里会是沉迷美色的肤浅之人?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红绡极力说服自己,带着人将东西送进屋。

准备好的热水,花瓣,嫁衣,整套头面,胭脂水粉,梳妆工具。

乍一看似乎都能入眼,可若是仔细一看,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红绡最近假扮张嬷嬷,又亲自负责这件事,哪会不知道里头的蹊跷?

先说花瓣,这花瓣是用药泡过的,闻着挺香,其实里头带着毒。具体是哪种毒她不确定,只知道一旦用它泡水洗澡,皮肤就会出现溃烂。

再说嫁衣,料子虽说还行,上头的绣工却实在一般,甚至称得上粗劣,根本穿不出去。

若是穿着这样的嫁衣去嫁人,怕是一辈子都要被人嘲笑死,再也抬不起头了。

头面看着都是赤金镶宝石的,可入手的重量却不对,应当是锡包金,宝石也是高仿,值不了几个钱。

再就是胭脂水粉,这东西劣质不说,里头还混了毒,用它来上妆,苏云凉这脸怕是要毁彻底了。

这些都是她偶然听见苏云汐和赵芸说的,那嫁衣也有说头,对外宣称是苏云凉亲手绣的,苏德和赵芸感念她一番心意不忍拒绝,到时候丢的就是苏云凉自己的脸!

红绡听着都忍不住摇头,即便对苏云凉不喜,她也想不明白苏家和她到底有多大的仇,竟这般算计!

实在是太狠毒了!

大庆皮肤病医院住院费用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大庆皮肤病医院治疗费用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好吗
大庆皮肤病医院有医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