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流年】品红楼之探秘宝黛之恋(雅品)

发布时间:2019-09-13 04:31:49
许多了解《红楼梦》的读者都知道,《红楼梦》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关于贾宝玉与林黛玉之间的爱情……但翻遍《红楼梦》全书,却很难找到描写宝黛之恋轰轰烈烈的片段或描述。究其原因,想来只是“伟大始于平凡,高贵起于普通”,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体现在看似平凡而普通的交往中!
【细节之恋】
在《红楼梦》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红楼梦通灵遇双真中,
林黛玉见宝玉出了一天门,就觉闷闷的,没个可说话的人。至晚正打发人来问了两三遍回来不曾,这遍方才回来,又偏生烫了。林黛玉便赶着来瞧,只见宝玉正拿镜子照呢,左边脸上满满的敷了一脸的药。林黛玉只当烫的十分利害,忙上来问怎么烫了,要瞧瞧。宝玉见他来了,忙把脸遮着,摇手叫他出去,不肯叫他看。——知道他的癖性喜洁,见不得这些东西。林黛玉自己也知道自己也有这件癖性,知道宝玉的心内怕他嫌脏,因笑道:“我瞧瞧烫了那里了,有什么遮着藏着的。”一面说一面就凑上来,强搬着脖子瞧了一瞧,问他疼的怎么样。宝玉道:“也不很疼,养一两日就好了。”林黛玉坐了一回,闷闷的回房去了。一宿无话。次日,宝玉见了贾母,虽然自己承认是自己烫的,不与别人相干,免不得那贾母又把跟从的人骂一顿。
背景,作为同父异母的兄弟贾环,出身侧室(妾室),不思进取,一味嫉妒哥哥贾宝玉的受宠。在帮助王夫人抄写《金刚经》的空隙,故意打倒蜡灯,烫伤了贾宝玉。
这一段看似云淡风轻的表述,却足以见宝黛情谊之深。众所周知,但凡烫伤,伤处一定是皮肤溃烂,丑陋瘆人……作为常人,尚且避之不及,不忍卒看。更何况是生性洁癖,天生丽质的林黛玉呢?其所展现的勇气和决绝,非一个“情”字不能解释!
在《红楼梦》第四十五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风雨夕闷制风雨词中,
吟罢搁笔,方要安寝,丫鬟报说:“宝二爷来了。”一语未完,只见宝玉头上带着大箬笠,身上披着蓑衣。黛玉不觉笑了:“那里来的渔翁!”宝玉忙问:“今儿好些?吃了药没有?今儿一日吃了多少饭?”一面说,一面摘了笠,脱了蓑衣,忙一手举起灯来,一手遮住灯光,向黛玉脸上照了一照,觑着眼细瞧了一瞧,笑道:“今儿气色好了些。”
黛玉看脱了蓑衣,里面只穿半旧红绫短袄,系着绿汗巾子,膝下露出油绿绸撒花裤子,底下是掐金满绣的绵纱袜子,靸著蝴蝶落花鞋。黛玉问道:“上头怕雨,底下这鞋袜子是不怕雨的?也倒干净。”宝玉笑道:“我这一套是全的。有一双棠木屐,才穿了来,脱在廊檐上了。”黛玉又看那蓑衣斗笠不是寻常市卖的,十分细致轻巧,因说道:“是什么草编的?怪道穿上不像那刺猬似的。”宝玉道:“这三样都是北静王送的。他闲了下雨时在家里也是这样。你喜欢这个,我也弄一套来送你。别的都罢了,惟有这斗笠有趣,竟是活的。上头的这顶儿是活的,冬天下雪,带上帽子,就把竹信子抽了,去下顶子来,只剩了这圈子。下雪时男女都戴得,我送你一顶,冬天下雪戴。”黛玉笑道:“我不要他。戴上那个,成个画儿上画的和戏上扮的渔婆了。”及说了出来,方想起话未忖夺,与方才说宝玉的话相连,后悔不及,羞的脸飞红,便伏在桌上嗽个不住。
宝玉却不留心,因见案上有诗,遂拿起来看了一遍,又不禁叫好。黛玉听了,忙起来夺在手内,向灯上烧了。宝玉笑道:“我已背熟了,烧也无碍。”黛玉道:“我也好了许多,谢你一天来几次瞧我,下雨还来。这会子夜深了,我也要歇着,你且请回去,明儿再来。”宝玉听说,回手向怀中掏出一个核桃大小的一个金表来,瞧了一瞧,那针已指到戌末亥初之间,忙又揣了,说道:“原该歇了,又扰的你劳了半日神。”说着,披蓑戴笠出去了,又翻身进来问道:“你想什么吃,告诉我,我明儿一早回老太太,岂不比老婆子们说的明白?”黛玉笑道:“等我夜里想着了,明儿早起告诉你。你听雨越发紧了,快去罢。可有人跟着没有?”有两个婆子答应:“有人,外面拿着伞点着灯笼呢。”黛玉笑道:“这个天点灯笼?”宝玉道:“不相干,是明瓦的,不怕雨。”黛玉听说,回手向书架上把个玻璃绣球灯拿了下来,命点一支小蜡来,递与宝玉,道:“这个又比那个亮,正是雨里点的。”宝玉道:“我也有这么一个,怕他们失脚滑倒了打破了,所以没点来。”黛玉道:“跌了灯值钱,跌了人值钱?你又穿不惯木屐子。那灯笼命他们前头照着。这个又轻巧又亮,原是雨里自己拿着的,你自己手里拿着这个,岂不好?明儿再送来。就失了手也有限的,怎么忽然又变出这‘剖腹藏珠’的脾气来!”宝玉听说,连忙接了过来,前头两个婆子打着伞提着明瓦灯,后头还有两个小丫鬟打着伞。宝玉便将这个灯递与一个小丫头捧着,宝玉扶着他的肩,一径去了。
不消说,宝玉忙问:“今儿好些?吃了药没有?今儿一日吃了多少饭?””一面说,一面摘了笠,脱了蓑衣,忙一手举起灯来,一手遮住灯光,向黛玉脸上照了一照,觑着眼细瞧了一瞧,笑道:“今儿气色好了些。”……一连串的发问和动作,宝玉的关切之情就可见一斑。
更有黛玉不经意间所说的,“渔翁”、“渔婆”……所谓,“梦由心生”,难道“言”不由心生?想来正是因为黛玉心心念念如此,才会多情“失言”。
与此同时,值得一提的是,黛玉所嗔怪宝玉生出“剖腹藏珠(破开肚子把珍珠藏进去。比喻为物伤身,惜物伤生,轻重颠倒)”的脾气来……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宝黛爱情的纯粹与高尚,亦可以看出黛玉的纯洁无暇!
在《红楼梦》第五十七回慧紫鹃情辞试忙玉慈姨妈爱语慰痴颦中
晴雯便告诉袭人,方才如此这般。袭人听了,便忙到潇湘馆来,见紫鹃正伏侍黛玉吃药,也顾不得什么,便走上来问紫鹃道:“你才和我们宝玉说了些什么?你瞧他去,你回老太太去,我也不管了!”说着,便坐在椅上。黛玉忽见袭人满面急怒,又有泪痕,举止大变,便不免也慌了,忙问怎么了。袭人定了一回,哭道:“不知紫鹃姑奶奶说了些什么话,那个呆子眼也直了,手脚也冷了,话也不说了,李妈妈掐着也不疼了,已死了大半个了!连李妈妈都说不中用了,那里放声大哭。只怕这会子都死了!”黛玉一听此言,李妈妈乃是经过的老妪,说不中用了,可知必不中用。哇的一声,将腹中之药一概呛出,抖肠搜肺,炽胃扇肝的痛声大嗽了几阵,一时面红发乱,目肿筋浮,喘的抬不起头来。紫鹃忙上来捶背,黛玉伏枕喘息半晌,推紫鹃道:“你不用捶,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紫鹃哭道:“我并没说什么,不过是说了几句顽话,他就认真了。”袭人道:“你还不知道他,那傻子每每顽话认了真。”黛玉道:“你说了什么话,趁早儿去解说,他只怕就醒过来了。”紫鹃听说,忙下了床,同袭人到了怡红院。
背景,黛玉的丫鬟紫鹃为了试探贾宝玉对于黛玉的真情,谎称江南林家要接林黛玉回去……贾宝玉信以为真,随即变得痴傻呆愣。
值得一提的是,紫鹃佯言试探宝玉,并不是单纯的贪玩取乐(哄骗别人,只为自己高兴)。恰恰相反,紫鹃为这件事受到了袭人、晴雯、王夫人、贾母,甚至林黛玉的责备,其间种种委屈,酸苦自知。这件事更能体现紫鹃对于黛玉的忠心和用心!
“每每读至此处,不禁潸然泪下”,有斯如此,夫复何求?当林黛玉听完袭人介绍(贾宝玉的情形),立时做出的激烈反应,让人诧异,使人动容。尤其是其中一句,“你拿绳子勒死我是正经!”……其对宝玉用情之深,爱之切,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之后宝玉的表现,更能说明彼此爱恋的情深意切,深入骨髓。
正说着,人回林之孝家的单大良家的都来瞧哥儿来了。贾母道:“难为他们想着,叫他们来瞧瞧。”宝玉听了一个“林”字,便满床闹起来说:“了不得了,林家的人接他们来了,快打出去罢!”贾母听了,也忙说:“打出去罢。”又忙安慰说:“那不是林家的人。林家的人都死绝了,没人来接他的,你只放心罢。”宝玉哭道:“凭他是谁,除了林妹妹,都不许姓林的!”贾母道:“没姓林的来,凡姓林的我都打走了。”一面吩咐众人:“以后别叫林之孝家的进园来,你们也别说‘林’字。好孩子们,你们听我这句话罢!”众人忙答应,又不敢笑。一时宝玉又一眼看见了十锦格子上陈设的一只金西洋自行船,便指着乱叫说:“那不是接他们来的船来了,湾在那里呢。”贾母忙命拿下来。袭人忙拿下来,宝玉伸手要,袭人递过,宝玉便掖在被中,笑道:“可去不成了!”一面说,一面死拉着紫鹃不放。
一句,“众人忙答应,又不敢笑。”……便可以看出贾宝玉言行的可笑与呆傻!但细想之下,不难发现:如果不是贾宝玉对林黛玉的一往情深,一片痴情,贾宝玉又怎会轻信紫鹃的一句戏言,好似走火入魔般表现出痴言梦语!

【知音之恋】
在《红楼梦》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中,
那一日正当三月中浣,早饭后,宝玉携了一套《会真记》,走到沁芳闸桥边桃花底下一块石上坐着,展开《会真记》,从头细玩。正看到“落红成阵”,只见一阵风过,把树头上桃花吹下一大半来,落的满身满书满地皆是。宝玉要抖将下来,恐怕脚步践踏了,只得兜了那花瓣,来至池边,抖在池内。那花瓣浮在水面,飘飘荡荡,竟流出沁芳闸去了。
回来只见地下还有许多,宝玉正踟蹰间,只听背后有人说道:“你在这里作什么?”宝玉一回头,却是林黛玉来了,肩上担着花锄,锄上挂着花囊,手内拿着花帚。宝玉笑道:“好,好,来把这个花扫起来,撂在那水里。我才撂了好些在那里呢。”林黛玉道:“撂在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仍旧把花遭塌了。那畸角上我有一个花冢,如今把他扫了,装在这绢袋里,拿土埋上,日久不过随土化了,岂不干净。”
宝玉听了喜不自禁,笑道:“待我放下书,帮你来收拾。”黛玉道:“什么书?”宝玉见问,慌的藏之不迭,便说道:“不过是《中庸》《大学》。”黛玉笑道:“你又在我跟前弄鬼。趁早儿给我瞧,好多着呢。”宝玉道:“好妹妹,若论你,我是不怕的。你看了,好歹别告诉别人去。真真这是好书!你要看了,连饭也不想吃呢。”一面说,一面递了过去。林黛玉把花具且都放下,接书来瞧,从头看去,越看越爱看,不到一顿饭工夫,将十六出俱已看完,自觉词藻警人,余香满口。虽看完了书,却只管出神,心内还默默记诵。
宝玉笑道:“妹妹,你说好不好?”林黛玉笑道:“果然有趣。”宝玉笑道:“我就是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林黛玉听了,不觉带腮连耳通红,登时直竖起两道似蹙非蹙的眉,瞪了两只似睁非睁的眼,微腮带怒,薄面含嗔,指宝玉道:“你这该死的胡说!好好的把这淫词艳曲弄了来,还学了这些混话来欺负我。我告诉舅舅舅母去。”说到“欺负”两个字上,早又把眼睛圈儿红了,转身就走。宝玉着了急,向前拦住说道:“好妹妹,千万饶我这一遭,原是我说错了。若有心欺负你,明儿我掉在池子里,教个癞头鼋吞了去,变个大忘八,等你明儿做了‘一品夫人’病老归西的时候,我往你坟上替你驮一辈子的碑去。”说的林黛玉嗤的一声笑了,揉着眼睛,一面笑道:“一般也唬的这个调儿,还只管胡说。‘呸,原来是苗而不秀,是个银样镴枪头。’“宝玉听了,笑道:“你这个呢?我也告诉去。”林黛玉笑道:“你说你会过目成诵,难道我就不能一目十行么?”
我固执地认为宝黛爱恋的可贵之处在于他们的知己之恋,这也是许多读者为之推崇和歌颂的重要原因: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渴望遇到一个真正的知己,或蓝颜,或红粉!
众所周知,《西厢记》在当时是一部禁书。贾宝玉不喜欢读书或者说八股文,偷阅此类风花雪月的另类书籍,似在情理之中。却不巧被黛玉看见。
试想,如果换做其他人(遇见),诸如:薛宝钗。那又该是一个怎样的情形?薛宝钗除了会严厉批评贾宝玉不务正业,不专心求取功名外,更会严词贬低此类书籍的价值。甚至,还要抄没贾宝玉的禁书。
但贾宝玉遇见的是林黛玉,是他的红颜知己。贾宝玉一句,“好妹妹,若论你,我是不怕的。”其间几多信赖,读者自知。之后,贾宝玉更是大胆和林黛玉讨论其间的遣词造句,传情达意……试想,如果不是林黛玉和贾宝玉有着心灵上的契合,宝玉又怎会乐于和她切磋研习,又怎会如此琴瑟和鸣。并且,看过《西厢记》的林黛玉也同样对书做出了肯定的评价,这更进一步证明了宝黛思想品位上的惺惺相惜!

【浪漫之恋】
《红楼梦》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中,
一日,炎夏永昼,士隐于书房闲坐,至手倦抛书,伏几少憩,不觉朦胧睡去。梦至一处,不辨是何地方。忽见那厢来了一僧一道,且行且谈。只听道人问道:“你携了这蠢物,意欲何往?”那僧笑道:“你放心,如今现有一段风流公案正该了结,这一干风流冤家,尚未投胎入世。趁此机会,就将此蠢物夹带于中,使他去经历经历。那道人道:“原来近日风流冤孽又将造劫历世去不成?但不知落于何方何处?”那僧笑道:“此事说来好笑,竟是千古未闻的罕事。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只因尚未酬报灌溉之德,故其五内便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恰近日这神瑛侍者凡偶炽,乘此昌明太平朝世,意欲下凡造历幻缘,已在警幻仙子案前挂了号。警幻亦曾问及,灌溉之情未偿,趁此倒可了结的。那绛珠仙子道:‘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来,陪他们去了结此案。
宝黛爱恋另一个迷人之处恐怕就是这段爱恋的浪漫之约:“西方三生石畔绛珠仙草,时有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
熟悉《红楼梦》的读者都知道,红楼梦中绛珠仙草降临人世,幻化为了林黛玉;而神瑛侍者便是贾宝玉。所以宝黛爱恋也是指林黛玉以泪报恩。
从古至今,多少痴男怨女在爱情面前都曾信誓旦旦地山盟海誓,相约追随。而宝黛爱恋,不仅有着三生石畔的约定,更以“以泪报恩”为线索,诠释出爱情世界的相濡以沫,相生相离。
宝黛爱恋,纯洁、浪漫、感人,是中国爱情的《圣经》!

共 552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剖析宝玉和黛玉爱情的赏析。文章以文学巨著《红楼梦》为蓝本,结合具体内容,从不同的角度,细解了宝黛之恋的前衷后曲。细节之恋,主要从宝黛交往的小细节入手,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一句不经意的话语,一个关心的眼神,一个无人能解的心魔,点点滴滴,无不折射出宝黛之情的纯真无暇,至情至性。知音之恋,这是根据双玉读曲一章的解读。宝玉偷读禁书《会真记》,独不怕被黛玉撞见,二人共同的见解,对生活共同的认知,无不昭示二人心灵上的契合,所谓心有灵犀,这样的知音知己,令人艳羡。浪漫之恋,在〈〈红楼梦〉〉这部奇书中,不但以弘大的社会生活为主体,还穿了仙灵神府,前世姻缘这样富有浪漫色彩的情节,前世的绛珠草和神瑛侍者,为今世的宝黛之恋埋下了伏笔,使得这一份情感感天动地,尽显浪漫情怀。这篇文章,将曹雪芹的原作和作者的分析感悟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再现了宝玉和黛玉生死相依的恋情,语句流畅,条理清晰。佳作,荐阅。【编辑:素心如玉】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7-02 14: 1:25 谢谢如玉姐的精彩编按,辛苦了!
2 楼 文友: 2015-07-01 21:21:01 世界最难觅知音。上官对红楼颇有研究。欣赏。
如果你知道去哪﹐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7-02 14: 7:47 哈,的确: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谢谢朋友的留评,问好
 楼 文友: 2015-07-02 08:54:24 小风弟对红楼可谓烂熟于胸,才会发现恋人间如此细微的情感,点评出其精妙之处。
为小风竖大拇指!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  楼 文友: 2015-07-02 14:40: 1 哈,老姐谬赞,只是一时的感慨
小风真心谢谢一路走来老姐给予的鼓励与帮助,问好!
4 楼 文友: 2015-07-02 16:50:18 《红楼梦》我读过接近十遍,其中的黛玉是一个比较难把握的人,在有一年,在特定的心境下,我忽然完全懂得了她,但现在想来又模糊了,还是不太懂。
回复4 楼 文友: 2015-07-02 17: 8:49 佩服,佩服如玉姐。
老实说,小风一边完整的《红楼梦》也没有读过呢
6 楼 文友: 2015-07-02 21:44:18 一百个读者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我们也可以说一百个读者有一百个林黛玉。作者用不同的视角,独特的笔触,分析了宝黛之恋开篇引用 伟大起于平凡,高贵起于普通 起到了统领全篇的作用。
巧用小标题《细节之恋》《知音之恋》《浪漫之恋》让读者一目了然。细节出精彩,优秀的作品都离不开细节的描写,作者举了几个典型的例子:1黛玉看宝玉的烫伤。2 黛玉不经意说出 渔翁 渔婆 紫鹃的试探这些细节描写不是作者精辟的分析,还真不容易体会得到。看来作者读书时勤于思考。
人生难得一知己,宝玉看《会真记》不怕黛玉。
什么最大,应该是人的思想,展开漫无边际的想象,可以是爱情更加唯美,充满了神秘的色彩。绛珠草降临人世,幻化成了林黛玉,而神瑛侍者便是贾宝玉。作者读文真可谓是专心致志。
结尾的点睛之笔: 宝黛爱恋纯洁、浪漫、感人,是中国爱情的圣经。 更加深化了主题,也和开头相呼应。
回复6 楼 文友: 2015-07-0 16:1 :56 珍珠姐分析的很到位,鞭辟入里。
的确,接触《红楼梦》之初,就早已听说红楼处处机关,字字伏笔,所以小风阅读起来就比较谨慎,哈 所谓的一些感触,也只是无心插柳的意外收获了!
谢谢姐姐字里行间对小风的谬赞
7 楼 文友: 2015-07-02 21:49:26 红学自古以来就是文人讨论的对象,只因它涵盖了太多的世间万象,对红学的研究,大多都会是表现。
作者的这篇《品红楼之探秘宝黛之恋》,用原著上几个细节来阐述了宝黛之恋的真实性,文中列举的宝玉烫伤后,黛玉抛却自己的洁癖看伤,到黛玉病后宝玉去看黛玉时相互的关心与体贴、再到宝玉听紫娟说林家来接黛玉回去时,宝黛的反常表现这几个片断,无不体现了他们的可贵真情。正如作者所说,宝黛恋情的可贵之处在于知心,而所谓知音并不只是一方的心有灵犀,在《红楼梦》中并不只有林黛玉倾国倾城,而宝玉一眼看中的或许并不是黛玉的貌,还有前世的约定,今生的相知,虽然两人的爱情最终以悲剧收场,但宝黛的爱情故事却让今天的人们扼腕叹息!
宝黛爱恋,纯洁、浪漫、感人,是中国爱情的《圣经》!从作者总结性的笔触里,让读者看到了一位富有柔肠且阅读认真,善于探索,勤于书写的知性创作者!
能向红学挑战者,都是值得读者学习的榜样,祝福! 雪,本是人间清冷客
回复7 楼 文友: 2015-07-0 16:22:45 的确,诚如姐姐所说,《红楼梦》绝对是一部百科全书,包罗万象,涵盖生活方方面面。
红学中流传这样一句话,一朝入梦,终生不醒 小风怕是出不来了,哈!
谢谢雪姐的精彩留评,问好。
8 楼 文友: 2015-07-0 19: 6:52 宝黛之恋,是红楼最令人感佩又扼腕的主题之一。
小风此文,从三个方面纵深挖掘了宝黛之恋的核心元素,高屋建瓴,又落在实处,好赏析,雁子姐姐折服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回复8 楼 文友: 2015-07-0 21:44: 5 哈哈,姐姐的话叫小风汗颜。
姐姐是流年公认的评析大师,小风要多多学习才是,哈
问好雁子姐
9 楼 文友: 2015-07-17 17: 9:45 师父条分缕析,徒儿看得目瞪口呆,果然是心底有灵看神明,心底有情看缠绵,能看出这些个细腻浪漫、相知相惜,师父可是过来人,情痴?我看过三次红楼,不过贪图其间的诗词歌赋和情节曲折,这里面的情事还真不是太明白,有了师父的指教,貌似明白了不少。不求甚解是陶公给我的法宝,含英咀华是师父给我的司南,受教了!叩谢!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回复9 楼 文友: 2015-07-18 11:5 :56 哈,紫儿,怎一个调皮了得?我可不是什么过来人。
《红楼梦》就是一座大观园,里面应有尽有。紫儿喜欢里面的诗词歌赋,也是另一种鉴赏和解读
最后,谢谢紫儿精彩的留评生物谷灯盏生脉胶囊主治什么
小孩口臭怎么办
活血化瘀的药对身体好吗
工作常备药的种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